欢迎访问云行户外
客服热线: -

云行户外

深度旅行、定制旅游首选

「狼嗥滇藏川」连载:第十四回 启用心腹费苦心 行贿旅长谋害人 [复制链接]

云行大宇 | 2019-03-16 11:37 163 0

建塘平如掌,袤延百余里

入夏草方青,野花点点紫

想象如山中,景色有如此。

岂料荒凉甚,秋苑至此死。

岭头残雪明,点缀琼瑶似。

塞外四五月,赖有此景尔。

天然不毛山,更对青山耻。

对客搜枯肠,背诮管城子。

 

——中甸古诗


 

且说中甸县城独克宗,被康区土厘占领长达达半年之久,导致十室九空,大街小巷荒寒寂寥。商号客钱空空如也,行路商人宴若晨星,建塘草原牛羊大部分被掳走,百姓流离失所。原本马帮队伍匆匆的演藏,演川茶马古道两边,除了老鹰与秃鹫时不时俯冲而下表击死牛烂马的尸肉外,沿途行路人几乎见不到,即便有过路人也会被这荒凉的场景吓得失魂落魄。

 

在小中甸向卡寨子隔岸观火的汪学鼎,因称病不出,犯下死罪,已经难辞其咎。

 

在独克宗古城四方街广场上集中训话时,新任县长李从善不客气地对汪学鼎说:“你以为中甸的事情除了你这棵红萝ト,难道大家都做不成斋饭了吗!你不要以为,除了你这个红脸喇嘛,我们就没有能力把那些康区蛮子撵出去!告诉你!没有你,地球照样转,太阳每一天照样会出。”

 

在古城独克宗恢复重建的会议上,李从善县长认为,“一个古城如果没有一个人做生意,没有一家铺面开张做生意,哪像什么古城?当下最要紧的,还不是什么恢复重建的问题,而是要动用一切社会力量,将那些遭遇匪患离乡背井的客商,再次发帖邀请回来,尽快恢复古城的一切商贸活动。”

 

最后,李县长说:“现在,作为中维阿联防总指挥的汪学鼎,既然认了罚款50000个现大洋,那就必须交出了,作为剿匪不力的责罚,你们大家也必须出钱出力,至于出多少,会议结束会有一个明细的告示。”

 

“格咱千总何荣光,这次康区土匪大举进攻中甸,你作为东旺格咱的千总,有义务带领属下奋勇杀敌,但是你采取观望态度,自认为汪学鼎不出力你也不出力,导致古城独克宗陷落。古城几乎所有商号的物资遭遇土匪抢劫,而你一直见死不救、懈怠军机,着令撤销你的千总职位并罚款5000大洋。”

 

“自己的家园保不住,如果还不愿意出钱,那就上报云南省军令部取消你们千总、把总、甲长的待遇,重新选出人们信得过的头人来保卫古城。”

 

“从明天开始,古城营官副帅刘恩与师爷马上组织人力,开始加固古城的老城墙,所有的花销就从各自的罚款当中支付,县衙负责出2000大洋。特别是一些断墙残垣必须加以修复,与此同时,再将城墙延长1500米,将古城的北门与西门、西门与南门、南门与东门、东门与北门连成一线。”

 

听到李从善这个军人出身的新任县长掷地有声的训话,中甸土官、土司、葛丹松赞林寺的众多僧侣以及古城大小客的老板一个个脸红心跳。当大家听到连汪学鼎也要遭到罚款50000个现大洋的处罚时,似乎感到了一丝欣慰。从头至尾,“红苍蝇”马岱炳在一旁摸着下巴,

一言不发,嘴角边挂着一丝看不出的冷笑。听到李从善县长拿自己开涮,汪学鼎明白自己已经中了干爹马岱炳与小中甸土守备杨丹珍等人的暗箭,脸色一阵阵发青,双拳捏的嘎嘎响。

 

“他妈的?谁不知道马岱炳这个兵渣子左右逢源,上下关系玩得转,还有自己的东旺同乡这个小中甸的土守备杨丹珍,打仗没有多少本事,拍马屁的功夫倒还不错。但他最近这一段时间与“红苍蝇”交往频繁,一切就是这两个贼种出的馊主意,让我汪学鼎这个中维阿联防总指挥拿钱买名声,这白花花沉甸甸的50000个现大洋是容易攒下的吗?但是今天不一样,既然县长当着大家的面罚自己的款,而且还说不会挪作他用,再不交这往后的日子怕不好过,罢了!罢了!割下这块心头肉,花钱买个安静吧!

 

想到这里,他立即朝大管家土登扎西递了脸色,土登扎西管家立即将早已准备好的50000现大洋上交,还赢得掌声一片。这些稀里哔啦地巴掌,拍得汪学鼎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心下五味杂陈宛如翻江倒海。

 

会后,中甸县政府在古城大街小巷张贴告示宣称:“目前,康区匪患已经彻底扫除,希望大家悉数回来打扫卫生、及时开业,所有的客栈商号的主人,必须回来恢复商贸活动。百姓必

须尽快恢复生产建设,不能荒芜了田地里的庄稼。葛丹·松赞林寺扎仓大殿,八大康参殿,全县各千总、把总、甲长有义务派出人力、拿出俸禄恢复生产建设,否则将来取缔一切朝廷俸禄,执行不力者就地正法!

 

且说格咱千总和荣光,由于与汪学鼎同穿一条裤子,这次剿匪出人不出力、懈怠军机被新任县长撤职,改由古城的苗觐光继任东旺格咱的千总。而营官副帅刘恩则力求自保,不愿意多发言、担心话多惹祸。然而在中甸这个地方,连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县长是外地派来的,在当地选派的官员转来转去就那几个。出身于独克宗古城的苗翼光,早就洞察到,汪学鼎早晚一天会做大做强,早就变成汪总指挥的心腹爱将。

且说汪学鼎这个红脸喇嘛,看到昔日的朋友何荣光被撤职,同僚刘恩又得不到高升,自己又被罚款,早就非常不爽。所以,看到新任的县长正忙于筹办中甸警察局,而局长一职还没有定下来,就存心成全老搭档何荣光。

 

想到这里,汪总指挥顾不上吃饭,直奔副帅刘恩家里。“当初举荐杨丹珍调任小中甸一职,也是你刘恩的主意,而今我刚刚才被处以罚款不便出面,还是麻烦刘恩副帅到县长那里,举荐我们的老搭档何荣光,担任古城警察局局长一职如何?”“也罢!与其让别的人担任警察局局长,还不如让我们的老搭档担任,以后大家办事也方便些。”刘恩说道。

 

在北门街的县衙大院,刘恩对李从善说:“县长大人,不知最近你们筹办中甸县警察局进展如何,局长一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刘恩营官!汪总指挥!你们来得正好,筹办中甸县警察局倒并不是一件难办的事,经费人员不成问题,制服与枪支弹药的配置也不成问题。难就难在物色一个合适的人选来担任局长这一要职,一时半会还找不到。

 

“我倒是有个合适的人选,不知李县长意下如何?

 

“你刘恩副帅不说我也知道,莫非就是格咱千总何荣光!他是因为懈怠军机、剿匪不力オ刚刚被撤职的,难不成这会又把他提拔上来?

 

“目前正是用人之际,这个何荣光可不是一般的土司千总,当年我刘恩担任尼西千总的时候,他何荣光就已经是格咱的老千总了。更何况这些年以来,在剿匪方面他还是一直比较卖力的。这一次被撤职也是事出有因,情况复杂。警察局长一职非同小可,必须是熟悉了解中甸本地风土人情,左右逢源,八面玲珑的人才能担当。否则,一般人如果担任这个角色,那是要误大事的呀。”

“好吧!既然刘恩副帅认为何荣光能胜任警察局局长一职,我看目前也是用人之际,那就让他上任吧 。”

“何荣光千总因剿匪不カ,刚刚才被撤下了,马上让他担任中甸警察局局长一职恐怕有些不妥,恐怕一时难以服众?”新来的书记员赵汝春有些抱怨。

 

“有什么不妥?他何荣光千总走过的桥,比我们走过的路还长呢!”汪总指挥接过话题凶巴巴地说。

 

“李县长!我同意刘恩营官的建议,目前不是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吗?”新上任的格咱干总苗觐光赶紧上前补充道:“这何荣光千总可是中甸这23员土官当中,资历最老的一个,当警察局长是最符合条件的一个人选。一直以来,我对他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罢了!罢了!你们中甸这地方也真是地大物博、人口稀少,能用的人也不多,那就让他何荣光戴罪立功吧!

 

这一天,汪学鼎正手捻佛珠,在院子里迈着方步,独自嘀咕:“东旺老乡杨丹珍,你整我的难堪?古城的苗觐光,你打算往那边靠?李从善,你一个外来和尚,你知道小中甸碧沽天池的淤泥有多深?”正在这时,下人来报:新任格咱千总苗觐光求见。汪想,苗觐光总算识相第一时间赶来了。这次苗觐光继任格咱千总以后,首先想到的就是带着黄白两物到小中甸向卡寨子拜访汪总指挥表示感谢。毕竟,龙上天还需要一棵弯弯树,何况是人呢?俩人寒喧一番,汪学鼎便直奔主题。

“别客气!这次我汪学鼎还有点小事,必须麻烦苗千总亲自跑趟大理古城,拜见国军孙渡纵队属下的刘正富旅长,目前我们中甸的治安由这个刘正富旅长直接分管。不知苗千总最近有没有时间动身前往呢?

 

“一定去!即便天塌下来也要去!只要汪总指挥昐咐,我苗觐光愿意肝脑涂地唯你马首是瞻。”

 

如此如此,汪附耳吩咐。并拿出黄金7两,现大洋5000个,一些虫草,麝香等山货药材,让苗觐光快马加鞭赶往大理古城,选择恰当的时机,一定要当面见到刘旅长。

 

几天后,向哨兵说明来意,苗光便直奔大理古城见到了刘正富旅长。

 

提起中甸古城的陷落,苗觐光对刘正富旅长说:“或许有些情况,刘旅长远在大理古城不会清楚。这小中甸的土守备杨丹珍,原本就是东旺首富雅察阿间的表姐夫,杨丹珍在东旺担任千总的时候就与理化的扎西达,热地、稻城的夏庚格隆,乡城的土匪括渣、“花豹子’瓜顶巴是非常好的朋友,这次康区土匪南下,雅察阿间就是军师。杨丹珍把古城里的兵力部署情况告诉给对方,这才导致独克宗古城陷落长达数月之久。而汪总指挥则患病在小中甸向卡寨子,对中甸的情况一无所知呀!到头来还挨了50000个大洋的罚款处分哪!像杨丹珍这样的人,

继续留在小中甸担任土守备一职,你们这些坐镇大理古城的云南父母官能放心吗?

 

经过苗觐光一番添油加醋的描述,刘正富旅长一怒之下说道:他妈的!这个小中甸土守备杨丹珍作为中甸23员土官,拿着云南的俸禄不干正事,竟然干出叛徒汉奸通匪的贼事,密令快马飞报中甸,让属下大理独立营李从善这个新任县长,立即将小中甸土守备杨丹珍捉拿归案,并以通敌的名义将其处决。

 

李从善县长打开信件一看,怒火中烧,马上叫来警察局长何荣光,要他把杨丹珍立马抓到五凤山前的桦树林里,他要亲自问罪!

 

何荣光这个新任警察局长哪里敢耽误大事,立即带着几个警察迅速赶往小中甸,以李县长有大事相商为由,把杨丹珍这个冤大头哄骗到五风山前的白桦林里。

 

“杨丹珍,有人告发你,这次古城陷落,完全就是因为你里应外合的缘故!雅察阿间是不是你的小舅子?你在担任东旺千总期间,有没有与这些土匪来往?这次土匪为什么专门射击县常备队而放弃其他僧俗民团?这些情报是不是你故意泄露的?

 

县长李从善一连串的问话,让杨丹珍这个老土司一时摸不着头脑。

“我是雅察阿间表姐夫不假,但是我从来就没有与那些乡城的老土匪括渣,花豹子”瓜顶巴、笑面虎”木渣,有任何来往联系啊!乡城土匪为什么专门射杀古城守备队,这我哪里知道?”杨丹珍辩解道。

 

“你还敢狡辩?就凭以上几点关系,我们完全就可以要你的小命!本县长没有什么值得与你这个叛徒内奸理论的。中甸县守备队的邢志刚大队长、副大队长肖毛等60多个官兵以身殉职,而你们小中甸民团则没有一个人的阵亡,这难道是一种巧合吗?现在独克宗古城里人心惶惶,百姓流离失所,许多商家客户与马帮就像断线的风筝样,找不回来。古城里卖豆腐的、开商铺的、打铁的、做雕刻的、加工首饰的作坊全部关门,人也不知去向,我们目前没有什么办法将他们收回来。现在,我代表云南省军令部对你执行枪毙!你还有什么话要交代?

 

“俗话说得好,一个人倒霉起来一一放屁也砸脚后跟!李营长你是新到的中甸县县长,你不了解中甸社会各方面的情况,动不动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把我们这些老土司抓起来审问,看你的做法,仿佛是大肚子婆娘打嗝一一满嘴娃娃气!你千万不要中了汪学鼎、何荣光局长借刀杀人之计。我在小中甸担任土守备期间,一向循规蹈矩,什么时候里应外合配合康区土匪进攻古城独克宗?我一个土守备千总死了不要紧,李县长你的名声要紧哪!这明明就是何荣光与汪学鼎设局陷害我,他们这是大肚子婆娘生娃娃一一血口喷人哪!

 

“死到临头,还敢抵赖,我的土司大人!”李营长一边把子弹推上膛一边说道。

 

“你们不能杀我呀!你们不能杀我呀!”杨丹珍涨红着脸由红变青反复诉求。

 

“暗中借道给康区土匪,达成三七开分成,最后又上报云南省主席唐继尧获取枪支弹药支持,猎杀康区土匪,缴获的财物没有上交的,是汪总指挥那个红脸喇嘛呀!根本就不是我这个土守备呀,你们就是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通匪呀?县长大人……

 

土守备杨丹珍!你我共事多年,你的那一摊子事情难道与雅察阿间表弟能脱得了关系吗?而雅察阿间则是康区土匪的领路人,不劳李县长费神,还是我何荣光送你上路吧!

 

军人出身的李县长,早就听得不耐烦了。“杨丹珍,请你记住,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马脸判官何荣光还不动手!!叭,两声枪响,杨丹珍倒在地上,警察局长何荣光吹吹枪口冒出的白烟,非常自然地把手枪放回枪套。

 

处决了杨丹珍,在回到古城的途中,县长李从善似乎有些反应过来了,原来自己竟然中了汪学鼎等人的借刀杀人的诡计,悔之晚矣!

 

“咬人的狗是不露牙齿的!他妈的红脸喇嘛、马脸判官?上当了……

想到这里,李从善这个新任县长突然感觉心里堵着什么东西,一股酸水冒上来,气得咬牙切齿,却又只能装糊涂。“红脸喇嘛,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他不得不暗自佩服自己的对手高明。

 

就在杨丹珍被处决的第二天,汪学鼎立即做出让自己的侄儿汪区批接替杨丹珍出任小中甸土守备的决定。并让自己的属下苗觐光、刘恩、何荣光一道形成折子上报给新任县长李从善。

 

“我这个县长不过是外来的菩萨,既然要念好全县的经,这里里外外还不得仰仗这些地头蛇。”李从善县长明知这是汪学鼎的圈套,但眼下正是用人之际,管他是谁的人,只要在自己的任期之内,为我所用就行!于是很狠心,也就答应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狼嗥滇藏川》经作者——史效轩许可,三江资讯授权云行户外转载,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或进行其他改编创作!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