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行户外
客服热线: -

云行户外

深度旅行、定制旅游首选,自驾游服务、徒步旅行网站

别说来日方长,趁现在,好时光!滇西北13天穿越三江并流【六】 [复制链接]

云行大宇 | 2020-06-07 16:16 60 0

D8~走进丙中洛,看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今天要先说一个幸福的小故事。

午后,从雾里村来到秋那桶。一个宁静的山庄,一边是碧罗雪山,一边是嘎瓦嘎普雪山,山坡下就是 怒江 的滔滔江水。

车子停在七三客栈与天主教堂旁的空地上,这里没有饭馆,借用农家的小院子,坐在小木凳上,吃着泡面,速食,解决肚子。

小鸡小鸭在周围觅食,小狗伏在你的脚边,还有“尼古拉灯”优雅地踱着方步。

身后的柴火和木板房散发着原始木香,农家熬饲料的大锅蒸腾着热气,

院外阳光下晒着玉米粒,午后的斜阳慢慢洒进院子。。。。。。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这不就是我们向往的生活吗?

劈柴,喂马,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

不,就现在

做一个幸福的人!


★★【正文】清晨的 丙中洛 ,云雾缭绕,群山好似被蒙上了一层柔美的面纱。


乘着早餐前的空隙,我们踏着美丽公路,一头钻进云雾中去。

▼篱笆庄稼,农舍耕牛,远离尘嚣的宁静,拙朴归耕的田园。

▼返回时,云雾更重了,藏家小院已被裹在浓雾之中。

(1)站在格马洛河大桥上的视角

▼途径格马洛河大桥,据说格马洛河盛产黄金,几年前还有人在此淘金,重丁村山坡离江边100多米的半山腰,现还保留有三个金矿洞遗址。

▼从大桥上远望,左边是重丁村,右下是格马洛河。

▼格马洛河从密林中流淌而过。

▼经幡与公路相互交错,现代文明与传统文化的碰撞。

▼我惊诧于这么高的山上,经幡是怎么悬挂上去的?

▼白色的重丁教堂矗立在前方。从格马洛河大桥右边下去,可从小路穿过去。

(2)刀劈斧削石门雄关

通往雾里村,必过 石门 关。

▼ 石门 关位于贡山县 丙中洛 乡政府北上3公里的 怒江 两岸。石门 关其实是一个峡口,两座绝壁直插入江中,如刀劈斧削的坚实大门,最窄处仅二十余米, 怒江 到了这里,江水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似的,夺路而出,在这里拐了一个小弯后再往 丙中洛 流去。据说从前两岸居民往来,必须等到 怒江 水退潮时从沙滩走过,因为两岸的峭壁根本无法立足,也无法固定溜索。

▼峡口间云雾缭绕,美不胜收

(3)走茶马古道,寻云中雾里

▼沿着 怒江 西岸公路往北,过了四季桶村,站在江边的公路上就能隔江观雾里了。雾里村位于 丙中洛 镇的北面,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宁静美丽的小村庄。

隔江远望,嫩绿的山坡上错落着一幢幢小木屋,袅袅炊烟从小木屋后慢慢升腾,弥散在空中,牛羊在路边悠闲地吃草。前眺滚滚 怒江 ,背倚苍苍的碧罗雪山,这里的田园风光完全就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 桃源 啊。


▼继续沿着公路行驶,在一座人马吊桥处停车,我们往下走一段坡道,就到桥边,跨过桥就可以到对岸,走进雾里村。这座人马吊桥建成的时间不到5年,是专门为进入雾里村而建设的。

▼站在桥中央,看这边, 怒江 水拐了个弯,穿山而出,朝我们脚下滚滚而来。

▼桥那边, 怒江 没有丝毫停留,奔腾不息,远离我们,滚滚而去。

▼雾里村没有通车,村里的物资都靠马驮或人背。我们刚过桥,一支马队托运着物资过来了,桥面上混杂着泥土与马粪,驴粪。

▼过了桥,一段栈道依山而建,使得进村的山路不那么艰难了。

▼栈道仅一米来宽,曲折向前延伸。

▼我们来时的G219国道和刚刚走过的人马吊桥。

▼这条小道一直通向雾里村村民居住的地方。

▼路上遇见好多从村里出来的当地村民,他们用竹筐装运货物,习惯将背带套在头上,这样可以腾出双手拿其他东西。这好像是独龙族的风俗习惯。

▼这位送儿子上学的年轻妈妈,斜背着竹筐。

▼正值上学的时间,路上遇见的小学生似乎在说什么高兴的事,笑得一脸灿烂。对于孩子们来说上学应该是件很快乐的事。

▼又遇见两个笑容满面的小姑娘。

▼我们被孩子们的笑容所感染,我们也很快乐。

▼蒋老师和当地村民。

▼继续往村里人家走,走到一个敞开的院子里,看见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很乖很乖地坐在那里。

▼家里的男主人背着个更小的孩子,在干家务,刚刚还在煮饲料,现在又在洗衣服。

▼上下楼的木梯都是这样窄窄的,记得 盐井 盐田 也是这样的木楼梯爬上爬下的。

▼冯姐,小波和蒋老师被一只小猪吸引了。

▼走出小院,继续徜徉在蓝天白云之下,绿水青山之间。

▼沿路一幢幢小木屋吸引了我们。这里村民的房屋大多是传统的干栏式木楞石板房,也叫“圆 木垒 墙房”,形状像一个长方形的大木匣。木楞房分两层,垒圆木为壁,屋顶覆盖薄石板。木楞房的木头多为松树圆木,风干后很轻。村民们大都把木楞房建在山坡上,随形就势。

▼房前种植的不知道是什么植物,一层层五彩缤纷的色彩,煞是好看。

▼拾级而下,穿越丛林,往江边方向走。

▼前方是雾里河人马吊桥——云中雾里桥。

▼桥下雾里河与其说是河,不如说是一条湍急的小溪。

▼跨过这座桥,前方不远处就是名闻遐迩的雾里村茶马古道。

▼雾里村最有名的,就是那段全国现存的唯一“活着的”的茶马古道。茶马古道有着一千多年历史,是迄今为止保留得较为完好的茶马古道。2004年,著名导演田壮壮的首部纪录片《德拉姆》曾拍过这里的茶马古道。茶马古道在 云南 的许多地方已被现代交通公路所取代,唯有 丙中洛 镇通往 西藏 林芝 地区 察隅 县的马帮队今天仍在古道上穿行。

▼刚刚走上茶马古道,就见一藏族大姐倚着山墙,抽着旱烟,怡然自得。也许是走累了,在此处歇脚吧。

▼踏上崎岖的小道,樊帅大手一挥:出发!

▼一路走一路看风景, 怒江 两岸景色非常漂亮,俨如一幅山水画卷。

▼这一段的古道两边植被茂密,一人宽的小路上曾踏过多少马蹄的脚印,留下多少赶马人的汗水。

▼站在茶马古道的小道上,雾里村的景色尽收眼底。

▼以前马帮就是顺着这条古道,沿 怒江 峡谷溯江北上,穿河涉水、翻山越岭,将茶、丝绸、瓷器等货物,驮到 西藏 ,再把 西藏 的盐巴和马匹,带回 云南 。在当年,走一个来回要好几个月。这条当年马帮由滇入藏的必经险路,如今也是雾里村民与外界联系的 通道 ,依旧是生活的一部分。

▼茶马古道上没见到马帮,却见到一摩托骑行者。

▼茶马古道一边是壁立千仭的山岩,一边是与江水落差40米的险峻悬崖,崎岖不平,只够一人通行,贴着山体一侧行走,最宽处仅容两人交会,没有任何遮挡的另外一侧,脚下悬崖陡峭, 怒江 惊涛拍岸。

▼这条小道完全是从山壁上抠出来的,脚踩的是山,身靠的是山,头顶的还是山,只有一面是滚滚 怒江 水。

▼细看这里山石的纹路,一丝丝,一条条,天然的岩石如人工雕琢般细腻精致。

▼这里的山壁上长满了青草,长长的垂下来,绒绒的感觉,就像一幅挂毯一样。

▼茶马古道上, 怒江 两岸风景如画。

我们时而望山,时而看水,

时而远望对岸的雾里村,时而近观身边的奇异石,

短短1.5公里,我们足足走了1个小时。

▼小道尽头,有一块写有“雾里人”的石碑,并指着方向。这里是进入雾里村的方向,而我们则是反方向走过来的。

▼最早的朝红桥是一座简易的小木吊桥,年久失修,现在已破败不堪。

▼边上是一座钢板铺建的人马吊桥。第三座是 新建 的公路桥。三座桥比肩而立,与滚滚的 怒江 一起见证着雾里村的历史和未来。

▼蒋老师站在钢板吊桥上,豪情万丈。

▼过了朝红桥,就是宽敞的水泥路面的公路。

▼站在公路这边可以清晰地看到对岸山壁上的一条缝隙,在绿色中蜿蜒着,那就是先人硬生生地从山壁上凿出来的茶马古道。而整个山壁几乎与 怒江 水面垂直,如果没有这条凿出来的小道,雾里村的人们很难与外界沟通。

(4)怒江大峡谷北段最后的村子——秋那桶

跨过朝红桥,我们直奔 怒江 大峡谷北段最后一个村子——秋那桶村。

早上小波就跟我们说秋那桶村没有什么地方吃饭,要自己带些干粮点心。朱姐背了一路的自热米饭终于登场了。

▼在秋那桶教堂边上的空地上,我们停下车,走到一户农家的院子,大妈大姐正在忙活,看他家院子够大,就问能不能要点开水,借个地方吃个饭,大姐爽快地答应了。

▼大妈大姐依旧在忙活着,我们却对院子里的小鸡小鸭很感兴趣,对着他们狂拍。

▼小鸡小鸭受不了我们的特别关照,纷纷逃离出院子,那只特别像“尼古拉灯”的大鹅,还一步三回头,表示不愿意离开家。

▼秋晒

▼从小院出来,我们沿着一条水泥小路向前。秋那桶的路况要比雾里村现代,水泥路上都能开汽车。

秋那桶的路灯,就像一把满弓待发之箭,那是傈僳族的民族特色。

▼这个隐秘在青山之后,坐落于雪山之下,面向碧水白浪的村落,生活着四十几户怒族和傈僳族居民。

▼路过一个小院子,看见一位大妈正在织着麻线毯。小狗狗安静地趴在边上,见来了人,才抬起了头。

以前独龙族男女都用麻织布幅——独龙毯裹身为衣。我以为这位是独龙族大妈,后来才知道这里的怒族,傈僳族,独龙族都使用这种麻织毯。这位是怒族大妈。

▼古老的织布法,传统的民间技艺,代代流传下来。

▼山巅上的秋那桶很安静,就连山下的 怒江 在这里也放慢了脚步,静静流淌。

山间的村寨在丛林中若隐若现亦幻亦真,诗情画意中带着一丝丝乡愁。据说这里将大山奉为神的少数民族,认为住得越高越接近天上的神灵,能得到护佑。

田里的绿色,四周的山峰,无一不是静默的独立存在,却又构成了一幅神也偏爱的桃花源景象。

偶有屋舍散落在翠绿的田园之间,静静地沐浴着阳光,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宁静而纯朴。

▼自然之神常常在这里小憩,给它更多的眷顾,将最艳丽最鲜活的色彩都在秋那桶用尽了。

▼秋那桶可爱的天蓝,激起了我们久违的童心。

岁月永远年轻,我们慢慢老去,你会发现童心未泯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山里修建了一条很宽敞的水泥大路,使得秋那桶与外界的交流越来越通畅。我们走在夕阳下的山 林边 ,离开醉人的秋那桶。

(5)丙察察路线的起点——滇藏界

那恰落峡谷为 怒江 大峡谷的最上段,从秋那桶村开始至 西藏 察隅 察瓦龙 村,也是 怒江 大峡谷的精华所在。由于山体险峻,江流湍急,人烟稀少,故此段峡谷显得幽深神秘。

我们从秋那桶出发,沿着那恰落峡谷往 西藏 方向前行,中途并未停车。两岸高山陡峭,车下江水咆哮。有的地方高山对峙,河床只有几十米,湍急的水流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

天近黄昏,浓重的雾气,给那恰落峡谷更增添了几分神秘。

那恰洛最末端,便进入 西藏 地界,是通往 西藏 察瓦龙 的要道。

▼江边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卵石,有些滑入江中,滚滚而来的江水撞击着这些巨石,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这里是滇藏界,是以惊险刺激而闻名的丙察察进藏线的起点。这也是我们此行的第二次进藏了。

▼滇藏分界点是茶马古道滇藏马帮的必经点。相传。当年藏民通过此道进出滇藏区域做贸易,每次到了这里就得面向 梅里雪山 主峰卡瓦格博磕头,口念六字真言“嗡玛尼呗美哄”虔诚地祈祷,无论是谁都会受到 梅里雪山 众神的护佑,一路平平安安,生意越做越火。

▼一进入 西藏 界,就能看见 怒江 路边的岩石上堆满了玛尼堆,这是藏区特有的标志。也是为进入藏区的人们祈福,一路平安。

▼滇藏界距离 察瓦龙 52公里,距离 察隅 263公里。

▼滇藏界留个影

▼沿着公路返回,又一次经过雾里村观景台,再次驻足,隔江远望雾里怒族传统民居建筑群,这个如梦如幻的美丽小村。

▼从不主动上镜的樊帅这次也按捺不住了,穿上藏袍,拿出玉箫,在风景如画的小村前,动情地吹走起来。箫声悠扬,飘向对岸,飘向远方。

▼樊帅再一次占据C位,成为所有单反,手机,IPAD的焦点。

(6)多种宗教和谐相处——重丁天主教堂

丙中洛 不仅自然风光秀丽, 丙中洛 还是一个多种宗教并存且和谐相处的地方,这里的少数民族各自信仰着天主教,基督教,藏传佛教和原始宗教,从而形成了在国内其他地区难得一见的多民族多元文化交融并存的人文景观。

▼在 丙中洛 ,村村有教堂,甚至一村会有三种教堂,一家会有两种不同的信教。每座神山都有自己的神主,每个奇峰怪石,每棵 大树 ,每个菁沟都有自己的神灵。

▼重丁天主教堂就是 丙中洛 最著名的教堂,地处 丙中洛 甲生村,远远就能看见白色的重丁教堂高高耸立于村子中央,成为这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这是一座法式天主教堂,哥特式结构建筑风格,前部两边为三层钟楼,中间为两层,后部为礼拜堂。拱形门窗和白色墙壁,与双塔尖顶,形成高耸别致的整体轮廓。

▼重丁教堂看门人丁大妈,是藏族人,说话带着浓浓的 德钦 味道。因为今天不是周末,我们只是观看了重丁教堂的外观,并没有进入室内。

▼重丁教堂边上的狗狗猫猫。

▼提前跟老板预订好了晚餐,回到藏家小院,今晚吃鸡,滇西行的第三次土鸡。

我发现这桌布也是独龙毯的款式啊。

更多原创精彩游记图文,请加关注。云行户外俱乐部 WAYNICE出色玩+ 个性旅行定制。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